与“你”相遇,何需千年

小院闲窗春已深,重帘未卷影沉沉。倚楼无语理瑶琴。

远岫出云催薄暮,细风吹雨弄轻阴。梨花欲谢恐难禁。

浣溪沙·小院闲窗春色深 李清照

与“你”相遇,何需千年

那日,来到贵州安顺一老街道,进入一别致小院。这里环境清幽,绿植环绕。忽闻琴声,走近一看,庭院前有人弹着琴。

那是和你的第一次相遇,在这里,一个叫做绮云馆的地方。

与“你”相遇,何需千年
与“你”相遇,何需千年

一身白色的你坐在古琴旁,认真地弹奏着。浓浓的雾气,在你身侧不断翻滚,似乎被你的琴声所吸引而变得异常活泼,不想远离。远处,很多老师拿着相机,不停的拍摄着,而你依旧不受任何影响,沉醉与演奏之中。来自大自然的蓝色丝巾与你身上的白色手织布相互映衬,周围的光线都被手织布深浅不一的提花所吸收和反射,那些逃出来的光影与蓝色丝光让你的脸上的明暗随着琴弦不断跳动。一瞬间,整个世界都有了生命。

是你,让它们有了生命。

而我,彷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与“你”相遇,何需千年
与“你”相遇,何需千年
与“你”相遇,何需千年

浓雾之中,你拽着透亮的蓝色丝巾,缓慢走上楼梯,来到了回廊之上。

这时,空中飘起了雨。屋顶的灰瓦与它们相互碰撞,发出了欢快的声音。老旧的木板随着你的缓步前行,也应声而出。回廊上的老柱子忽地一下变了颜色,似乎不再光亮。

与“你”相遇,何需千年
与“你”相遇,何需千年

我鼓足勇气,询问着是否可以和你拍张合影,你微微笑答应了。

与“你”相遇,何需千年

于是,我害羞的站在一旁,指着天空中透出的一缕阳光说:“那里真美!”你顺着我指的方向看了过去,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嘴角微微上翘。

你说我们再拍一张吧,在那古琴边。

那里是我第一次见到你的地方。

与“你”相遇,何需千年

空中的雨似乎有点生气,落在灰瓦上声音越来越大,嫉妒着我和你的相遇。

与“你”相遇,何需千年

一身蜡染真丝长裙的你,缓缓走了进来。蜡染工艺的真丝长裙散发着一种说不清楚的魅力,或许是那些来自少数民族远古时期的纹样让你有了某种魔力,让我目不转睛。

忽明忽暗的光影中,你仔细看着每一件蜡染服饰。

这里,是我遇见你之后的第二个地方。帛巴瑞蜡染博物馆,一个有着充满神秘色彩的少数民族蜡染服饰的地方。

与“你”相遇,何需千年

这些少数民族蜡染服饰只有在重大节日或者重大活动中才会出现的。在他们的族群中,这些蜡染纹样能够让他们能够与另一个世界沟通,让他们获得远古的力量。

现在,这些神秘的蜡染纹样响应了你的内心,让你似乎也得到了这种力量。像被施了魔法一样,窗外的雨也停了。

与“你”相遇,何需千年

你认真地说,我有魔法,可以让阳光再现大地。

我说,我不信。

于是,你换上一件蜡染刺绣长袍,上面似乎有更加神秘的纹样。

你侧着脸,有些严肃的对我悄悄说,它叫蓝魅之袍。

然后你突然转身,开始跳着神秘的舞蹈,吟唱着我听不懂的话语。

与“你”相遇,何需千年

《时空之魅》

蓝色的时空之海

尽是飞舞着的引魂神鸟

还有那些追逐着漂浮圆鼓的长龙

数不尽的七彩花不是附着在它们的身上

就是悬浮在空间四处

焕发着五光十色

在蓝海漩涡的最深处

她挥舞着双手

脚步不断地变换

口中涌出无数看不见的符文

涌入她的巫袍之上

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巫袍上那些线条时不时发出耀眼的光芒

它们形成的图案越加明亮和清晰

她的身前

那两个不断交织

并无限循环的环形空间

不断迸发出白色的花火

那是另一个世界的起点

这个世界的终点

这里便是时空之门

是他们祖祖辈辈每一个人离开这里

去往另一个世界的必经之地

当他们的肉体衰亡之时

后人会给他们披上编织好的锦布

那是进入时空之海的钥匙

引领着灵魂到达她的身边

灵魂们涌入白色花火的空间

发出欢快的吟吟之声

响彻整个漩涡

那件焕发着蓝色光彩的巫袍

随着她不断飘动

留下浅浅魅影

从未停止过

这是后来,我写给你的。在遇见你后的第三个地方。

与“你”相遇,何需千年
与“你”相遇,何需千年

你说,为什么叫时空之魅?

我说,是因为你穿蓝魅之袍跳起的舞蹈引起时空的涟漪,让我穿越千年,在这里你相遇。

与“你”相遇,何需千年

你摇摇头说,与“琴”相遇,何需千年。

与“你”相遇,何需千年

本次拍摄由以下单位共同完成:

龙人古琴、清越坊、六合时尚、安顺摄影家协会、文庙、谷氏旧居、帛巴瑞/帛巴瑞蜡染博物馆

文字:eastzhu

注:故事纯属虚构,与人物无关。

发表评论

scroll to top